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

女性主義短評

美國各地發起裸胸遊行 爭取婦女「上空權」

https://www.thestandnews.com/erotica/%E7%BE%8E%E5%9C%8B%E5%90%84%E5%9C%B0%E7%99%BC%E8%B5%B7%E8%A3%B8%E8%83%B8%E9%81%8A%E8%A1%8C-%E7%88%AD%E5%8F%96%E5%A9%A6%E5%A5%B3-%E4%B8%8A%E7%A9%BA%E6%AC%8A/

可恨是,在21世紀,還是有些男人不是人,女性主義還是有必要的。但是,對我來說,女性主義一派明顯有不理性的分子,甚至本身也有不理性的成份。

這通常多見在發達地方,女性地位已經沒大威脅的地方。他們可能是憤他人之慨,為世上地位低的女性不齒。但是,他們有時攻擊的目標,是文明社會內男人的形態,不會影響,至少不太影響女性地位的約定俗成,很多根本雞毛蒜皮。他們會把這些本來不重要的約定俗成妖魔化,通通把它們打成"大男人主義欺壓女性的罪魁禍首"。然後高調地要疾呼把它們消除,彷彿這樣就可以消除社會的不公。

可能這是因為人性本是如此,因為對世間邪惡的憤怒和無力感,要找一個發洩的對象吧。但是,這又和文革找知識份子和資本家出來祭旗不相似? 如果義憤發於胸,請不要用胸思考吧, 把能量用對付真正的敵人吧。

而且,他們的目的不只女性權益,而是要改變社會男女的形態,把性別定形一開始就打成牛鬼蛇神。男女本身身體心理上就有分別,甚可能全部形態都一樣? 全部一樣才是"公平"? 這不是用女性權益為名,行去性別化之實? 這恐怕是文化戰,而且有一方是掛羊頭賣狗肉,木馬屠城式的,比較不光彩。

我尊重女性,也認為有德的女性比男性多,但不會因此而歸女性主義一邊,以他們的主張為自己的主張,也許就是因為這些不理性的女性主義者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